书画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书画 >> 书画
现代都市虔诚的写经者——方斌居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代都市虔诚的写经者——方斌居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喻 彬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刊于 《祖国》 2011年第8期《当代儒商》2010年12月号)
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方斌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进行书法创作
     
    悲时序之幻化,感阴阳之易迁;烟霏云敛兮,飞廉忽其熏然;星辉月朗兮,明河忽其灿然;行人往来兮,宁不消魂断骨;骚贤到此兮其犹捋须吟赋。
——摘自方斌《敦煌赋》
   
    古人云:“窥一斑而见全豹,观滴水可知沧海。”读罢刚刚收入全国高校必修教材的《乌木魂》,便领略到书法艺术家方斌渊博的国学底蕴和洋溢的人文才情——“蜀地有乌木,乾坤物之珍/造物天工巧,超凡惊世人/世人睹物生遐想,混沌初开雷电喷/天地裂,山海倒,地裂山倾风火淫/莽莽林海不见日,参天大木地底沉……金声玉振称绝妙,大吕黄钟独吼啸/谁言此物无魂魄?千年精气日月照/尔虽不能言,大讷臻-大道/太极生其形,五行铸其俏/温柔能化钢,刚直不能藐/峥峥铁骨不可摧,朝朝暮暮曾伴天地老/君不闻,精卫填海波,女娲补天耗……”
    方斌以悠悠古风抒发了对深埋于地下三千多年而不腐的奇状万千的“东方神木”之感慨与思索。拙厚的文字功力,将静卧于成都乌木博物馆之不朽奇木,描绘得栩栩如生。其状物、写景、抒情、咏志,可谓“精骛八级,心游万仞”。令人叹服。
    与方斌结缘十余载,记忆中,他是个永远不知疲惫的“苦行僧”,一个在书法和文学道路上虔诚而孤独的跋涉者。每当念及,14年前腊月的一个夜晚的情景便浮现在眼前:他精神矍铄,目光如炬,谈儒道佛真谛、论诸子百家思想、究苏黄米蔡书法之灵魂……当我一觉醒来,窗外晨曦熹微,而方斌却依然秉烛疾书、笔走龙蛇,鼻尖下寒凝着一颗晶莹的“珍珠”。
    大抵艺术之生命与成就价值,在乎卧薪尝胆与不舍昼夜之间。

            方斌的章草书法作品《心经》六条屏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
 
    他有一间雅致的书房,除应酬外,他几乎都在书房里挥毫。他的书房旁边是一间专门用于拜佛的佛堂,书法创作、抄写经书与焚香拜佛,是他生命的向度和心灵的皈依。
    书房里一张三米长的实木书案,案毡已是墨迹斑驳,凝聚着方斌无数日日夜夜辛勤耕耘的印迹。
    其书房命名为藏六斋,即佛经中之:“藏六如龟”。“藏六”取龟之隐藏头、尾、四足等六体于甲壳内,以防伤害之意。以寄行者深藏六根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)潜心为学修身之愿。力避众生六根驰散,攀缘于六尘(声、色、香、味、触、法)之境,以致俗念丛生。应如龟之内藏六根,以防魔害。
    藏六斋藏书甚丰,仅线装宣纸版的《中国书法全集》就有108卷,由一个特制的红木书柜装着;另有四书五经、二十四史、诸子百家文集等典籍,可谓洋洋大观。
    佛堂里也有个大书柜,书柜里摆着168册豪华精装乾隆《大藏经》,及各种精装的佛学经典。他的整一层楼全部用于拜佛与书法创作。佛堂里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日夜不断,祥瑞之乐声怡神悦耳。佛法即是心法,心佛一体,感应道交,便是拜佛礼佛之至境。
    也许是缘分罢,我请方斌给我题个斋号,他挥笔给我写下了“耕舍”二字,浑厚古朴,大气沉雄。他解释说,“耕”者,劳作、创造、追求、精进之意;“舍”者,除书斋之意外,更为重要的是施舍,慈悲喜舍、利益众生,耕而后舍,功德无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方斌居士即兴为喻彬题写斋号。
    即席题“耕舍”,期望主人修善积德、勤力奉献、福荫众生。我捧着这寄予厚望的墨宝,感到任重道远,温暖慰藉。一分汗水,一分收获。正所谓“万法皆空,唯因果不空”。
    我说:“方老师,听你一席谈,如醍醐灌顶。你的前世一定是个大彻大悟的菩萨。”他报以淡淡一笑。
    记得十多年前,他赠送过一本他在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杂文随笔集《南窗偶记》给我,今再捧读,几分亲切之外,感受到其文字的穿透力入木三分。或借古喻今,或针砭时弊,或嬉笑怒骂劝世谕人;或风吹蒺藜连讽带刺,直切诟病;或书香氤氲,如沐春风;或奇观胜景,令人流连。时而引经据典,旁征博引,说理通透,文思泉涌。让你在犀利的剖析中感受到包容和博爱的胸怀,“无情”的鞭挞中领略到善意和良知的力量,对悠悠往事的陈述中分享到汉字独特的温情和美感。
    在文学上,方斌擅于诗词赋联,并每每即兴寄赠亲朋好友。他是个把玩文字的高人,除了《南窗偶记》外,尚有数十万字文章在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;还出版了多部书法作品集。他能获得今天令人瞩目成绩,靠的是江河之流不舍昼夜的精神,仰仗时光造化之伟力。

方斌草书虚云大师的禅诗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翰墨五十载,深悟儒释道
 
    方斌在书法艺术上的成就更加卓著,在他的书房里,你可以看见,整整两大柜子装着他出版的《方斌书法集》、《方斌书法专辑》、《方斌草书长卷》、《两为斋墨迹》、行书《阿弥陀经》、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、《六祖法宝坛经》、隶书《金刚经》、《北京大学书法研究生精品——方斌卷》等作品,以及被收入的几十本厚厚的传记和典籍。
    方斌对章草艺术创作和研究,情有独钟,堪称当今书界一绝。章草是草书(大草、今草、狂草、小草)之一,始于西汉,盛于东汉,字体具隶书形态,字字区别,不相纠连;笔划变化有法可循,代表作如三国吴皇象《急就章》的松江本。今草源于汉末,运笔连绵回绕,而不拘章法,代表作如晋代王羲之《初月》、《得示》等帖。狂草起于唐代,笔势张扬而狂放不羁,以张旭的《肚痛》、怀素的《自叙帖》为代表。
    章草是一种难度较大的书体,“之所以难才有价值。我认为作为一个从事书法艺术研究的人,有责任和义务去传承和弘扬这一优秀的传统艺术。”方斌如是言,也就如是行,临帖习书,寒来暑往五十春秋,遍临楷、行、隶、草、魏等诸家名帖,尤以章草见长。可谓集百家之长,铸一己之风。
    “我练了半个世纪的字,仅章草就练了二十余年。虽然艰苦但也自得其乐。”方斌说,他将魏碑的结体方严,强劲沉着,雄浑拙厚的艺术特点融入了自己的章草书法创作之中;同时把名冠古今的高句丽好大王碑那似隶似楷,方整纯厚,气静神凝,遒古朴茂,笔势宽绰高美的艺术精魂揉入自己的章草书法里。
    方斌反复临习历代章草名家作品,西汉《居延汉简》,西汉史游《急就章》,三国吴皇象《急就章》,西晋索靖《月仪帖》,东晋王羲之《豹奴帖》,西晋陆机《平复帖》,清王世镗及现代王遽常等一代章草大家作品,是方斌章草书法艺术的范本,其中仅皇象《急就章》便临了数十遍之多。各种碑帖用宣纸临后装订起来的就有几十本。
    1966年,他到海南岛某国营农场,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,白天躬身劳作于烈日之下,晚上依然苦修于油灯之旁。身子清癯的方斌天天上山伐木垦荒种地挥汗如雨,吃的却是发霉的米饭和酸菜。在海南岛的十五年间,他当过工人、文书、中学教师,期间经历文革,坎坷曲折磨难,不言而喻。
    1981年,方斌被调回到自己的家乡普宁任中学教师,1985年又调到深圳市宝安一间中学任教,后调进宝安中专,他是当时唯一一名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书法讲师。身为人师,他诲人不倦默默耕耘,桃李遍布。1993年调到《宝安日报》任记者、编辑。
    1995年,方斌受命筹办深圳市宝安区文联,并担任文联专职秘书长。后任宝安区文联专职副主席。文联,为其提供了良好的创作条件。方斌心有感触地说,文联的工作比较清闲,为他的学习和创作创造了有利条件,办公室和家里一样,都摆有书柜和书案,上班时间也可以读书、写作、练字。二十几年来于书法之余,一边潜心研究《易经》和佛学等典籍。学有所成,并发表了大量的散文、杂文、随笔。同时对历代名家碑帖进行了反复临习。为了开拓视野,他足迹遍及国内外名山大川、寺观古刹,广摄秦砖、汉瓦、简牍、帛书之灵魂,博采汉隶魏碑之精华。方斌说:“书法练到一定程度,不仅仅靠笔法和技巧,而是靠书者的全部学识和修养,对书法艺术进行全方位审美。否则,最多只能算是个写字匠。一幅作品,可体现作者的全面修养。文学是一切艺术的根,要在根上下功夫,广采博取。所以,练书法必临百家而自成一格,要有自己的面目,在某种意义上,艺术即风格,风格即人格。”
     “我在书房里常一呆就是几天,足不出户。二十几年来,节假日基本是在书房里面写字度过的。有时我爱人都感到惊讶,她说:‘你怎么呆得住啊,会寂寞吗?”他不是不会寂寞,而是没有时间寂寞。他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创作之中,哪有闲工夫去寂寞?人生有得必有失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
    方斌一旦进入书法创作如临忘我之境,有时将茶杯误作洗笔罐,将毛笔插进去涮洗,口渴了又随手端起洗笔水来喝。常常写到日晷西移,饥肠辘辘方觉饿意(其妻上班,不能回家做饭),于是自己下厨房匆匆煮碗面条聊以果腹。
    是的,穷尽一生精力做好一件事,必有所成。这些年来,方斌在书法创作上可以说是硕果累累。他曾七次在全国各地举办个人书法展。2004年一年中,他先后在北京、香港成功地举办个人书法艺术展。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展,大半是方斌自己创作的诗词和楹联,其中他自己填词书写的《沁园春·黄山天都揽胜》草书长卷,成了这次个展的一大亮点,在那长10米,宽0.6米的书法长卷中,充分展示了他的扎实的文学底蕴和书法艺术才华。他的书法朴拙瑰奇,古茂端凝,雄强浑穆,灵动多变,但又法度森严。大有黄庭坚、怀素、张旭之遗风。观赏者无不啧啧称赞、叹为观止。该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方斌和原国家图书馆馆长、国学大师任继愈
 
    方斌的书展在香港展出期间,世界著名华侨领袖、全国侨联副主席、德高望重的庄世平老先生为之剪彩;国际巨星成龙为方斌送来大花篮祝贺,方斌曾以一张六尺宣纸为李嘉诚先生写了一个寿字,李嘉诚先生甚喜,托庄世平老先生给方斌送来礼品和贺信。海内外十多家媒体对当年这一北一南两个书展都做了专题报道,从此,方斌声蜚四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著名侨领庄世平在欣赏方斌赠给他的书法作品
    同年,他考入北京大学首届书法艺术研究生班,2006年毕业。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专门召开了方斌书法艺术研讨会,名家对其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:作品章法上大开大合,结字奇特,宕荡错落,气象纵横,深得黄庭坚之神韵,已完全进入“心手相师”的自在境界;书风雄强、老辣、古拙、奇峻,草书《沁园春·黄山天都揽胜》堪称他的代表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原中国书协副主席、著名书法家李铎在鉴赏方斌的书法作品
 
    方斌的书法作品,先后被中国美术馆、北京人民大会堂、中国国家博物馆、美国纽约博物馆、全国政协等收藏。方斌的作品及艺术档案被载入《中国当代书法家》、《中国当代诗词艺术家大辞典》、《今日华人》等数十部典籍,并被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中国书法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书法导报》、纽约《侨报》、日本《书道》、法国《华报》、《深圳特区报》、《深圳晚报》、《香港商报》等数十家新闻媒体介绍。
    1999年,中国深圳市侨务访问团出访美国,向方斌订购书法作品作为出访礼品,领导托人请方斌开价,方斌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精心创作了12幅作品,送给该访美团,分文未取。如此善举,对于方斌来说是枚不胜举的。
    2001年,他入选“中央电视台50名书法家”专题节目,2003年他荣获“全国人文科学优秀专家学者”光荣称号;2005年春随中国美术书法代表团,作为对外友好文化使者出访日本;2006年其古风长诗《乌木魂》,在中华诗词协会举办的“首届全国功勋杯诗词大赛”中荣膺金奖;同时,世界汉诗协会艺术奖评审委员会,特授予其“世界汉诗艺术家荣誉勋章”; “首届全国功勋杯” 诗词大赛金奖;获首届全球华人“百花奖”书法金奖。2010年中国文化学会主办的大型征评活动,被授予首届《感动中国文化人物》荣誉称号。同时被聘为中国文化协会艺委会主席。曾授予“世界华人杰出艺术家”。其论文入选全国第七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一类论文奖,书法作品获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入展提名;国际优秀作品论文金奖,全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,2009年入选中国千名书家写经书法大展,所写经文被五台山祠庙收藏……
    中央电视台、广东省电视台、揭阳市电视台、普宁市电视台均先后有专题片介绍。
    方斌所获荣誉太多,在此不一一赘述。
 
  慈善义举 福荫众生
 
    皈依三宝的俗家弟子的方斌,大量阅读佛经与佛学有关之著作,2006年全身心投入经书的抄写与创作,先后抄写出版了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、《六祖法宝坛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、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等。并同时抄写和创作了16本宣纸的佛经。他抄写并出版的一套两卷仿古线装书:《六祖法宝坛经》、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于今年获得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化传播学会“中华国艺奖书法金奖”。他精心用隶书抄写的厚厚八本大开本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原稿,捐赠给山西省寿圣寺,再由释益住持大法师,放入具有一千九百多年历史的宝塔里,以供奉三宝。
    “抄写经书,弘扬佛法。历史上的一些大居士苏东坡、李商隐、柳公权,黄庭坚等都抄写过佛经。许多高僧大德甚至用自己的献血抄写佛经。”方斌说,五年来,他亲力亲为组织发动,印了三万多册佛经和与佛教相关的劝善醒世的书,赠送全国各大寺庙及与佛有缘之众生。
    方斌对深圳市宝安区的宝莲庵,长期慷慨解囊,经常给寺庙送去油盐柴米酱醋茶等日用品,供养三宝。
    2009年,方斌应邀为广东惠来县的佛光寺题匾撰写对联;今年10月,又被邀请到江西省吉水县重建的云隐禅寺题匾撰写对联。
    二十几年来,方斌为社会公益事业捐赠的书法作品价值以数百万计。
方斌说,乐善好施的父亲一生的善举,深深影响着他的人生,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仁爱的种子,骨子里、血脉里一直流淌真善美的精髓。
    他说佛经抄写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,必先沐手、焚香、拜佛许愿,心无杂念,专心致志。在檀香与佛音缭绕于书房,这样一个祥和清净宁谧的环境中抄写佛经。在抄写的过程中要念经净化心灵。倘若一个字甚至一个笔画写错了,这一页就不能要了,必须重写一张。写错了的页面不能随便扔,要好好保管起来集中焚烧,灰烬撒入江河之中。
    16本经书就是这样写出来的,可谓虔诚和心血的结晶。目前,方斌书写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、《六祖法宝坛经》拟由出版社再版,推向全国,与众生结缘。
    2010年初冬,笔者有幸和方斌以及青年歌唱家陈芸一道,应邀来到广东龙川县通衢镇参加一个教育扶贫活动,方斌当晚即席挥毫,创作了六幅大幅的书法作品赠送给当地扶贫单位。其中《恩泽苍生》成了该活动现场的一大亮点。方斌曾捐资扶持甘肃贫困地区多名学生读书。
    “路曼曼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陶渊明、白居易、柳宗元、郑板桥、曹雪芹、范古农、欧阳竟无、李炳南、梁启超、赵朴初等历代大学问家都是佛学精深的大居士,都心系众生、广结善缘。亦儒亦艺亦佛的方斌居士,效法先贤,终身在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长河中遨游,不息探索,无怨无悔。

 方斌的古风《乌木魂》

[返回列表]
上一个 下一个

广州鸿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

联系人:喻先生 

邮箱:yubin138@163.com

Copyright @ 广州鸿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04817号-1